财新周刊的访问

对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伯努瓦·科尔先生的访问. 访问由王力为于12月17日进行並发布于2018年1月1日

财新记者:欧洲复苏的进展如何?

科尔:我们已不再把它看作复苏,而是看作扩张。欧元区2017年增速预计将达2.4%,已达10年来最高。根据欧盟委员会的经济情绪指数(ESI),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均处于17年来最好水平。

增长不但强劲,而且正拓展到越来越多欧洲国家及行业。处于扩张状态的欧元区国家以及行业数量是过去20年来的最好水平。增长正更多地由内需和劳动力市场改善带动,而非信贷驱动,因而更具可持续性。

我们无疑已经走出危机。欧洲回来了!

财新记者:增势与美国相比如何?

科尔:欧元区2016年增速事实上超过美国,2017年和2018年预计会大体相当。欧元区2017年12月制造业PMI前值达60.6(创212个月新高);综合产出PMI前值达58.0(创82个月新高),均高出美国、日本或英国的水平。

财新记者:失业率仍然是个问题?

科尔:失业问题依然存在。欧元区2017年10月8.8%的失业率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但欧元区内不同国家失业率依然存在显著差距。德国、荷兰等国已接近充分就业,法国、意大利还需迎头赶上。

西班牙、爱尔兰等国近年推进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正带来收益。这给我们一个更加重要的启示,即利用增长期深化改革,会收获果实。

财新记者:美国刚刚敲定重大税改,涉及大规模减税。德拉吉在近日提出,欧洲需要重建财政缓冲。欧洲人如何看待欧洲财政前路?

科尔:在欧洲,讨论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赤字水平,即财税政策立场;另一个是财税政策结构,即公共财政质量。所有国家都有空间改善后者,让其更利于增长,尤其是减少“白象”工程支出、削减具有扭曲性的税负。

但是在总体水平上,没几个国家有财政空间,因为公共债务水平过高。因此,财政政策的优先事项是利用当前这段经济扩张期来重建财政缓冲,从而在下一次危机来袭时有财政空间加以应对。同时,公共财政的结构仍然可以被改善。

包括德国在内的少数几个国家仍有财政空间。这些国家应该使用它,但不应是欧央行教这些国家怎么做。

财新记者:欧洲经济面临什么风险吗?

科尔:风险总体平衡,上行风险来自欧元区,下行风险来自外部。后者包括地缘政治风险和来自新兴市场的风险。在更深层次上,国际贸易及开放受到挑战,也对全球增长带来风险。欧洲无疑希望保持开放,我们不在那些想遏制全球贸易的国家的行列。

我还想在政治层面加一句,在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中,欧洲有能力在国际舞台上投射影响力,会与中国一道为世界提供稳定。

财新记者:上行风险来自欧元区如何解释?

科尔:历史告诉我们,在经济低迷期,人们总是低估经济下行;同样的,在经济上行期,存在低估经济增速爬升的风险。欧元区已能看到非常积极的来自投资和国内需求的动能,而这会制造乘数效应。

“QE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财新记者:欧洲经济转向扩张,但是我们似乎还没有看到欧央行货币政策的正常化(QE退出、利率上升)?

科尔:是的,欧央行仍维持高度支撑性的货币政策。欧央行货币政策的惟一目标是物价稳定,即从中期看让通胀率保持在低于、但接近2%的水平。由于目前通胀率离2%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仍会维持一定程度的货币政策支撑。

但经济复苏的强度正给我们越来越多的信心,通胀率能够可持续地重回2%。这也促使我们于2017年10月决定调整QE规模,将每月600亿欧元的购债规模从2018年1月起缩减至300亿欧元,至少持续至2018年9月;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延长。

将购债规模减半是对复苏强健度的认可,也显示我们对通胀前景的信心。

财新记者:不仅欧元区,美国、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通胀也都在徘徊。存在根本性的原因吗?

科尔:我们需要一定程度的谦逊,很多事物我们还不太了解,比如技术(如平台经济)对产业组织、薪资及价格的影响。技术变迁无疑是可以解释所有发达经济体通胀低迷的一个共通因素。生产率增长缓慢也是发达经济体薪资增长较慢的一个解释,这也对通胀带来影响。

也存在欧洲独有的因素,比如高失业率。美国和日本都已经接近充分就业,但欧洲还没有。欧洲目前在商业周期中所处的位置落在美国和日本后面。欧洲很多新产生的就业岗位属于兼职或者短期合同性质,薪资更快增长的前景受到限制。这解释了为什么通胀只会缓慢地走向2%,也解释了为什么货币政策支撑仍然是需要的。

财新记者:但与在美国一样,欧洲金融市场已能看到泡沫迹象。

科尔:我们已看到欧元区的局部市场或一些资产类别出现泡沫,但还未看到欧元区层面的、需要货币政策加以应对的泡沫迹象。

区域性金融风险需要能聚焦局部的解决办法,可以来自宏观审慎措施,而非货币政策。就在2017年12月15日,基于对法国企业债务增长的担忧,法国监管当局决定采取措施,限制大型法国银行对债务率最高的企业的信贷敞口。在其他欧元区国家,宏观审慎工具也在被使用,包括爱尔兰针对按揭领域。

欧央行也在密切关注这一问题,原则上可以在各成员国举措之外再施以自己的措施,但是目前还没有这样做。

财新记者:你的同事Yves Mersch(注:欧央行执委)在2017年12月初就“欧元区货币政策在2018年初的挑战”发表演讲时说,助长非常规货币政策退出可能被永久性推迟的市场观念,或会加剧潜在的悬崖效应。你如何看待央行与市场的互动?

科尔:央行被市场带着走,而不是带着市场走,总是存在这样的风险。我们不能无视市场反应,因为市场是货币政策的重要传导机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重视沟通,尽可能清晰地展示我们“前瞻指引”的反应函数。

但是我们必须记住,货币政策的最终衡量指标是通胀,不是靶向金融资产价格。鉴于经济扩张的强度,我们有信心通胀将在中期内回到2%。这要求货币政策渐进、谨慎的调整。市场必须明白,QE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财新记者:欧央行政策收紧可能稍慢一拍吗?

科尔:我们在两边都有灵活度。鉴于欧元区经济状况,我相信2017年10月的QE延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但欧央行管理委员会也已明确表示,一旦通胀表现令人失望,QE可以继续延长。当然,如果通胀超出预期,我们有充足的工具来应对。

财新记者:应对了全球金融危机的一代央行行长现在都已退休或即将退休。你怎么看他们的表现?

科尔:这场危机留下的重要一课是,你必须“跳出盒子思考”,但同时在政治授权之内做到这一点。这要求非常微妙的平衡,但美联储、英格兰银行(即英国央行)、欧央行都做到了。

央行家在某些情况下必须大胆,同时行动还要快,但是所做之事还得在政治和法律上可行。这正是他们成功做到的,也是未来的央行家需要记住的。

财新记者:如果政治家在改革方面碌碌无为或行动迟缓,央行家可以推他们行动起来吗?

科尔:央行家推政治家行动既无政治授权,也不具合法性。但同时,央行家有责任说出他们的想法,让公众知道他们认为必要的经济政策。

“比特币不是货币”

财新记者:你怎么看待比特币?

科尔: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显然是个泡沫,这源于比特币的稀缺性,以及投资者不看基本面、却抱着价格上涨仍将持续的信念。这正是泡沫的定义。

比特币不是货币。投资者也不应该相信它可被用作支付手段。它是一个投机性资产。投资者应该注意到存在显著的资金损失的风险。

对比特币的担忧主要不在于货币(政策)层面,而在于投资者保护,还可能涉及逃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

财新记者:两家美国交易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近期发行比特币期货。你对未来比特币的监管政策怎么看?

科尔:欧央行并非证券监管机构。多国监管机构已就投资者可能面临的损失进行预警。在欧洲,2017年12月15日欧洲理事会和欧洲议会通过对《反洗钱指令第四版》的修订案,要求交易平台和经营虚拟资产的钱包提供商对数字货币的持有人启用实名制,并报告可疑交易。我相当确定会有进一步的举措被推出来,以规制这个市场。

财新记者:对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前景怎么看?

科尔:这是中央银行审慎对待的一个领域。不同国家在现金需求方面面临不同的趋势,我们必须评估我们在这方面的动作可能对公民及金融体系的结构带来的影响。也是基于这一点,需要分开讨论批发金融领域的应用和零售层面的应用。

在批发金融领域,我们看到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在应用于市场基础设施方面存在较大潜力。所有主要中央银行都在对此开展研究。我担任主席的CPMI已于2017年2月就此发布了研究梳理报告。

欧央行与日本银行(即日本央行)已联合开展了一个试验项目,结论是,DLT技术还未成熟到可将大额支付系统(在欧元区内即Target2系统)迁移至基于DLT架构的程度。但我们会继续深入研究。

中央银行能否开始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提供数字形式的央行货币,这十分重要,终会被提上议事日程,但我们还处于这一讨论的初期阶段。

财新记者:这与英国升级“实时全额结算系统”(RTGS)的计划类似吗?

科尔:确实如此,英格兰银行认为DLT技术有可能改善RTGS系统,尽管它也像欧央行一样,认为该技术现在还不够成熟。但我们会继续研究。

在零售层面的应用方面,即央行数字货币代替纸币和硬币,我们更为谨慎。首先,现金需求处于明显下降趋势的国家数量有限。瑞典面临这样的情况,但在欧元区并非如此。因此,我们并不是被市场推着要往这个方向走。

其次,我们也必须考虑其对货币安全和可信赖度的影响。我们花了很多资源打击假钞。数字货币环境下的欺诈以及反欺诈会是怎样的?对此我们需要思考。

第三,我们得确保我们完全理解其对金融体系的长期影响。今天,经济中使用的大部分货币都是银行创造的商业银行货币。央行数字货币会如何影响银行作为金融中介的角色,它会让金融体系更稳定还是更不稳定?

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因此我们非常谨慎。

财新记者:欧央行正在推的“Target即时支付结算系统”(TIPS)与此有关?

科尔:这正是我想说的最后一点。人们目前对数字货币或是比特币的兴趣,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期望它们提供比现有支付体系更快捷、更低成本的支付手段。这一需求完全可通过升级现有支付系统的方式来满足。

这正是我们在欧洲在做的。TIPS是允许24×7、一年365天即时支付的基础设施。它将于2018年11月上线,适用于境内支付。

在跨境支付方面,我们的进展相对落后。比特币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是,相比现有的跨境支付系统,用它做跨境支付更快、费用更低。也正因此,国际政策监管界有义务共同努力,改善现有跨境支付体系的速度、降低成本,避免其被诸如比特币的技术取代。后者不但会给用户带来风险,而且容易隐匿欺诈和犯罪行为。

Media contacts